_細九

   #大概是崽子麦在训练中被噶完虐,噶本想着故意
激怒他,可崽子麦的关注点却有点不对劲……
一个瞎扯犊子的片段#

      *
     沉重地倒在地上,他像离水之鱼般大口喘着粗气,训练场粗砺的沙子摩蹭面颊。
     杰西麦克雷是第一次听到他人夸赞他的外貌,尽管句话本身并不含褒义。
   “不过是空有一副好皮囊的毛头小子罢了!”莱耶斯一只手摩挲着颌下胡茬发出细微沙沙声,向地上啐了一口,头也未抬。
    尽管如此,这也值得在心底雀跃,毕竟在此前的十七年亡命徒光阴中,关于这方面,他听到的不过是妓女们在床上翻云覆雨时的“敷衍”罢了。
   当然,他也从未相信过。